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聚焦 >

有爱在,我无所畏惧

作者:秩名 时间:2016-08-19 15:12 点击:

经历这番,她的心结终于被打开了,漂亮的脸蛋上时不时绽开两朵小梨涡,很好看! 她叫廖云花,今年16岁,家住江西吉安,刚刚初中毕业。她的家庭比较特殊,父母都是残疾人。母亲双

 

  经历这番,她的心结终于被打开了,漂亮的脸蛋上时不时绽开两朵小梨涡,很好看!

  她叫廖云花,今年16岁,家住江西吉安,刚刚初中毕业。她的家庭比较特殊,父母都是残疾人。母亲双目失明,父亲因小儿麻痹后遗症导致右腿残疾。一家人主要靠父亲开三轮车的微薄收入和低保来勉强维持生活。

  即便生活的再困难,她还是挺乐观、挺坚强的。上学的时候,同学们都会嘲笑她的父母,一个瞎一瘸,她也会很生气,但是她不跟同学们计较。

  有一次老廖无意中翻到了云花的日记,就随手翻了下,无意中瞥见这么一段话,让老廖老泪纵横:我的父母确实跟其他同学的父母不一样,他们都是残疾人,可是就算是一个瞎一个瘸怎么了,他们照样把我养大,供我吃供我穿,还供我上学,跟所有同学一样,坐在宽敞的教室里学习。我觉得他们比任何人的父母都了不起和伟大!”

  可是,谁会想到,这么自信要强的女孩也会有奔溃和自卑的时候。

  老廖是云花的父亲,因小儿麻痹后遗症导致右腿残疾。在云花的家里,父亲就是家里的顶梁柱,一家人的生计以及云花的学费都是父亲开着三轮车在风吹雨淋,高温酷暑里赚来的,他确实是一位很了不起的父亲。

  九年前,老廖发现自己的身上不断掉色,后经医生诊断是得了皮肤病。由于对皮肤病不是很了解,加上白斑在身上也不疼不痒,老廖也没太在意。因为家境的问题,老廖从来没有想过治病。但是这些不疼不痒的白斑像是有生命似的,不断吞噬着老廖的健康皮肤。

  直到两年前,老廖无意中瞥见云花脖子后面也长了一块白斑,这才慌了神。赶紧带孩子去了医院,经诊断得知,云花也患上了皮肤病。老廖这回在意了,想着赶紧给孩子治病要紧。

  一打听才知道,皮肤病是目前较为难治的一种皮肤病,治疗这个病要花很多钱,而且最终还不知道能不能治好。就云花的家境而言,上哪弄那么多钱看病呢?

  可能孩子长大了,懂得了什么是美,何况还是个小姑娘。父亲的辛苦,母亲的愁容,她都看在眼里。她也想过,不治疗了。可是看到父亲身上的皮肤病把皮肤弄的花白花白的,一想到哪天自己身上的这块不起眼的白斑也会发展到全身,就后怕的很。

  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乐观、开朗、勇敢的云花逐渐沉默了起来,再加上这段时间借债治疗,一点起色也没有。老廖明显感觉到云花变化很大,孩子不爱笑了,有点消极,脾气也不怎么好,还开始排斥吃药、抹药,整个人自卑了许多。云花的变化,老廖夫妻俩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没能给孩子最好的,夫妻俩感到很自责。

  老廖跑三轮更加卖力了,起早贪黑,不分昼夜的往外跑,拉人又拉货,想着能多赚钱孩子的医药费也是好的。其实老廖知道云花比较懂事,他只想通过行动告诉孩子,有困难了,要勇于面对,逃避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正在一家人一筹莫展的时候,电视上“大爱方舟·寻找白天使” 皮肤病免费治疗公益活动的一则报道引起了老廖和云花的注意。报道中有个皮肤病患者叫王松,王松治疗前病情是很严重的,现在被治好了,跟正常人一样。这让老廖看到了一丝希望,既兴奋又激动,云花终于有救了!


  这个活动是真的吗?真的是给免费治疗吗?真的能治好吗?……冷静下来的老廖心理一直在捣鼓这些问题。怀着忐忑的心情,老廖拨通了电视上的公益救助热线,以目前家里的情况,当下也只能寄希望于电视媒体了,希望通过电视媒体的帮助,让云花康复起来,重新积极开朗起来。

  卫视媒体在了解了云花的情况后,也非常担心云花,担心这个比较特殊的家庭。经过多方的了解后,卫视媒体的负责人打电话告诉老廖,让老廖赶紧安排下家里的事,近期要带云花去北京接受皮肤病免费治疗。听到消息后,一家人都沉浸在“不可能”的激动中,云花的母亲眼泪就没停过。

  就这样,云花成了“大爱方舟·寻找‘白天使’”皮肤病免费救治公益行动第一批被救治的‘白天使’之一。

  在父亲老廖的陪伴下,云花被卫视媒体顺利送到了“大爱方舟·寻找白天使”皮肤病免费救治公益行动医疗技术鼎力支持的北京方舟皮肤病医院接受治疗。马春林院长得知云花家境特殊,且父亲也患有皮肤病后。最为一名医生,救死扶伤的的职责不容他忽视云花父亲老廖的病情,决定尽自己所能帮帮这个特殊的家庭。于是安排云花和老廖一起住进医院,接受免费治疗。

  这完全出乎云花父女俩的意料之外,除了感激还是感激,感谢社会公益的帮助,感谢卫视媒体的推荐,感谢马春林院长的爱心帮助!

  顺利在医院住下后,马春林院长先后安排云花和老廖做了各项检查,并亲自就他们的检查结果分别作了详细的问诊。最终确定云花后颈部的皮肤病属于典型的遗传性皮肤病,这种遗传性皮肤病无疑有着它的顽固性和严重性。好在云花的白斑面积还不算大,只要放正心态,积极配合医生治疗的话,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被治好了。

(廖云花初诊照片)

  而老廖身上的皮肤病病情相对来说就不是很乐观了,由于长期得不到有效的治疗,加上长年累月的辛劳和生活的各方面压力,导致老廖身上的白斑已经开始扩散开了,目前正处于泛发期。如果不抓紧控制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老廖初诊照片)

  听完马春林院长一番诊断后,云花和老廖的心像坐了一趟过山车,紧张又担心,但最终还是稳稳落回去了。

  马春林院长就云花和老廖的不同病情,分别给他们父女俩制定了符合他们自身病情的康复方案,且一有时间就会到他们的病房查看他们的恢复情况。跟云花住在一个病房的另一位被救助的“小天使”,名叫小梦格,她的妈妈告诉云花,小梦格的病情治疗之前比这更严重,现在正在康复中,才一个月的时间,已经康复了50%以上了。这让云花和老廖之前的疑虑全都烟消云散了,也给了他们很大的康复信心。

  在北京方舟皮肤病医院“中医免疫平衡三联疗法”和“生物工程黑色素细胞培植技术”的有效治疗下,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云花后颈部白斑处的黑色素岛就已经被激活了,老廖的病情也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半个月后,云花后颈部的白斑颜色已经变淡,康复效果非常好。


(云花治疗半个月后,白斑逐渐变淡)

(一个月后,老廖身上的白斑基本消失,治疗效果非常显著)

    云花还经常挽着父亲的手臂,跟父亲一起到院里散步,跟父亲说说悄悄话,小姑娘终于打开了自己的心结,漂亮的脸蛋上时不时绽开两朵小梨涡,很好看!。

  治疗一个月的时候,云花的病情已经完全康复了。老廖身上的白斑也基本康复,后期只需要定期到院复诊巩固治疗就可以了。出院的那天,老廖紧紧握住马院长的手,眼眶里全是泪水,一直说着感谢的话:“住院这些天,说心里话,有女儿时刻的陪伴,有医生护士的关心和照顾,我整个人轻松了很多,感觉很幸福,也很感谢!感谢马院长的高超技术,感谢公益的帮助!”

  云花在日记中还写到:“我是一个幸运的‘白天使’,在我最恐惧的时候,父母对我不离不弃,用他们的爱教会了我要敢于面对;在我最无助、最自卑的时候,公益及好心人及时向我伸出了援手,用大爱教会了我感恩!不管在以后的生活中,还是在我个人的成长过程中,可能还会有让我害怕、恐惧的时候。但是,我相信,我应该不会再逃避了,也不会再恐惧了。

  因为,有爱在,我无所畏惧!”